本站 百度 搜狗 360 必应

瞄准

瞄准

地区:"普通话","剧情","年代"

年份:2020-11-16

更新:

观看:14次

主演:黄轩陈赫杨采钰

网站直达

影视描述

该剧讲述了苏文谦和池铁城两名曾经并肩作战、配合无间的王牌狙击手搭档,由于信仰的分歧而走上对立面,在一次次生死对决和信仰交锋中,最终走向不同命运的故事。

曾思过一如往常,骑自行车送紫舒和小雪去学校后,去码头上班——他是个平凡得毫不起眼的木雕师,靠给过路顾客雕刻人像谋生。不料,看似平静的码头却悄然酝酿着大风暴——根据截获的敌电台情报,潜伏特务叶冠英今天将与保密局派来的“客人”接头,松江公安局侦察科长曹必达率领部下设下了埋伏。

松江公安局,所有被带回的人员被一一分离甄别、审查,均无问题。曹必达束手无策,只能让甄别完毕的群众先行回家,其中就包括曾思过。曾思过出了公安局后,立即给松江小学打电话,因为他之前答应了小雪今日中午准时出面,替她应付一桩闯下的祸事。可曾思过没想到自己会被临时带去公安局接受调查,等他自由之时,早已过了和孩子约定的时间。小雪闯下的祸事东窗事发,她责怪曾思过不讲信用,曾思过头大。他只能先去蛋糕店定好孩子最想要的那款蛋糕,希望以此赔罪。

公安局,曹必达审问曾思过,他指出,曾思过只是一个掩藏的身份,其真正身份,是杀手“水母”的搭档,顶级狙击手“牧鱼”,苏文谦!可无论曹必达如何逼问,曾思过只是淡然否认。面对着曹必达的步步追问,曾思过的回答都是无懈可击的,这场审问陷入了僵局。

一切真相大白!曾思过终于承认他就是“牧鱼”,苏文谦。曹必达惊叹欧阳湘灵这场审讯真精彩时,欧阳湘灵却泪如雨下,同样几近崩溃。李局长似乎知情,他阻止了曹必达的询问,解释留待以后。

苏文谦抱着蛋糕奔逃,曹必达、欧阳湘灵和其它侦查员紧追不舍。池铁城眼见苏文谦再度被捕,气急败坏!定时炸弹即将爆炸,池铁城犹豫着要不要提醒苏文谦蛋糕中有炸弹,但最终,为了完成自己此次前来松江的任务,他放弃了提醒。“轰!”苏文谦和曹必达乘坐的汽车被车上的蛋糕炸弹炸毁。

苏文谦赶往医院,他伪装成医生,想寻找叶冠英的病房。医院已经被送叶冠英来急救的侦查员布置了安保,苏文谦只能谨慎行动,以免暴露身份。与此同时,池铁城带领着水母暗杀组员潜入了医院。欧阳湘灵也开车到达了医院。三方人马的目标均是重症监护室里叶冠英,不过被池铁城抢了先。池铁城用强药强行唤醒叶冠英,问出口头情报后,杀害了叶冠英。

402房间,饭桌上,方校长原以为在自己地盘上,能压过水母组和池铁城一头。结果,池铁城反手将了方校长一军——他一把餐刀扎穿了崔九手掌,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诫方校长和崔九,没有人能命令他池铁城,也没人能在他水母组面前耍威风。紫舒家,饭已经吃完,曹必达陪着苏文谦洗碗。曹必达在聊天中才惊讶得知,苏文谦并不是小雪的爸爸,他只是帮人照顾紫舒和小雪而已。苏文谦知道自己今晚归案后,几乎就是和孩子的永别,悲伤涌起,苏文谦回忆起自己和小雪过去的种种。

只有苏文谦是最了解水母的密码系统的人,也正是我方目前最需要、且无人可替代的人,虽然苏文谦已经拒绝帮助破译,但李局长还是做出决定,再度争取苏文谦。欧阳湘灵不同意,但李局长不仅举出党内对方阵营出身,但为我方所用的人才例子做说服,还拿出了杨之亮的档案。他将杨之亮的党证交给曹必达,又将杨之亮的绝笔信交予了欧阳湘灵——杨之亮直到牺牲,都在替苏文谦争取为我党所用的机会。

清晨,池铁城继续监视秦公馆。小雪过来赔玻璃钱,碰到池铁城。池铁城见识过小雪的弹弓功力,对她产生了兴趣,两人暂时成为了朋友。池铁城承诺,只要小雪打弹弓达到他的标准,他这里的蛋糕随便小雪吃。两人一言为定。

苏文谦一口拒绝,并要求回家,等公安局追究杨之亮案的时候再回来领罪。众人无法。而水母组,池铁城暴跳如雷,因为能从他抢下救下人命的,只有可能是苏文谦。他需要手下立刻去查清苏文谦到底死亡与否。与此同时,粤汉铁路,一封国防部电令发到了国军第十兵团司令部:因铁路运力紧张,命第十兵团改道东南,沿衡州、岳阳一线徒步后撤。

苏文谦替自己辩解:他并不是是非不分,谁都无权剥夺别人的生命。欧阳湘灵却反对:生命无差别,灵魂却有善恶。对恶人行善,就是助纣为虐,只会带来更大的悲剧。两人谁都无法说服彼此。松江小学门口,秦鹤年照旧来衡州小吃摊吃花螺。秦鹤年对酒精过敏,甚至连料酒都不能碰,小吃摊摊主早就熟知。但池铁城在小摊借机调换了两份花螺,秦老吃下了含有料酒的花螺。

苏文谦现在非常忧虑,秦鹤年的中毒以及殷千粟赶回松江,会不会有必然的联系。如果真是池铁城来了,那紫舒母女的信息肯定就会暴露。于是,他决定接受担当教官的请求。曹必达领人在殷家部署了铁桶阵,苏文谦过去后一看,认为这种常规铁桶阵对付水母组没有益处只有坏处,在他的教学和重新调度之下,专案组组建了新的防卫模式。

小雪无处可去,临时想起以前无意间看到过的苏文谦家的地址,找了过去。巧的是,池铁城此时正在苏文谦家搜查线索,见小雪上门,声称自己无处可去,池铁城带走了小雪。池铁城不仅给小雪吃了蛋糕,还带小雪出门去天台打弹弓。苏文谦遍寻孩子不见,突然想到自己家的线索,找了回来,通过蛛丝马迹,确认孩子被池铁城带走,十分忧虑。

曹必达断定——明日水母组的刺杀目标,将变成主持大会的文市长!孩子极有可能被池铁城带走了,苏文谦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那厢,池铁城带小雪回去的路上,两个人说起了关于爸爸的话题。池铁城破天荒的在孩子走不动的情况下,背起了孩子。中央军委批示文市长可以联系前线核实动态,并告知殷千粟。夜深,池铁城和孩子在阁楼相拥睡去——这是池铁城多少年来,第一次坦然在床上睡去。从做杀手的第一天起,他就告别了床铺,只敢睡在硬邦邦的地板。曹必达认为文市长是暗杀对象,派神枪手保护文市长,同时,他决定在会场打一场埋伏战。为了孩子,欧阳湘灵和曹必达最终同意了播放苏文谦撰写的启事。钟楼广场,苏文谦紧张地等待;西点房阁楼,池铁城却因为小雪睡梦中的无意遮挡而没有听见这条广播信息。没有等到池铁城,也没有找回孩子,苏文谦崩溃。突然,他接到了消息,孩子找到了。

苏文谦回到殷家,归队,却因误会与欧阳湘灵大吵一架。正在气头上的苏文谦决定辞职。殷千粟终于接到了文市长的回应,中央军委对唐思远的避战想法非常重视,并核实先头纵队到达衡州的时间是明天傍晚。殷千粟一惊,这个时间第十兵团也正好经过衡州,要是双方相遇,后果不堪设想。虽然唐思远想避战,但实际做不了主。殷千粟此时最紧迫的任务,就是找到秦鹤年!就在这个时候,殷千粟接到电话称秦鹤年病危。可实际上,秦鹤年已经醒来了,他坚持不要公安局的保护,收拾东西回了家。殷千粟听到假消息心急如焚,执意去医院,可现在保护人手不足,欧阳湘灵希望殷千粟能留在殷公馆,殷千粟犹豫要不要说出真相。医院,刚才声称秦鹤年病危的电话竟然是单棱伪装成护士打出去的。巧合之下,紫舒恰好听见,险些被单棱暗杀。紫舒只能伪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放松单棱警惕,逃脱杀手魔爪。时间不等人,殷千粟最终向欧阳湘灵说出了隐情——秦老帅的生死关系着几十万前线将士的生命,他必须去医院。这种情况下,欧阳湘灵只能一面派人去找曹必达报信,一面调集仅剩的保卫人员送殷千粟去医院。

苏文谦去曹必达办公室递交辞呈,看到了“灯塔”(杨之亮)的档案,才知道杨之亮竟然是欧阳湘灵的上级。苏文谦心底陡然升起愧疚,之前不该和欧阳湘灵吵架。杨之亮牺牲,他俩承受着一样深重的痛苦。苏文谦打消辞职念头,察觉这次殷千粟赶去医院很不对劲。他立即打电话去医院查对,却发现已经断线。苏文谦立即飞车赶往医院。大会现场,曹必达惊觉自己上当之时,从殷家赶来报信的人也赶到了。得知殷千粟去了医院,曹必达知道自己中了水母组的调虎离山计,他立即带所有人赶往医院。医院大门口,欧阳湘灵一行遭到水母组的伏击。欧阳湘灵护着殷千粟冲进医院,没想到医院内还藏有杀手单棱。苏文谦赶到,冲进医院救人。一行人被困在一间病房,危险步步紧逼。激战中,小镜子连中几枪倒下了,费尽最后力气掏出镜子,给苏文谦照出对面杀手的位置。苏文谦终于重新拿起了枪!他接连打伤花和尚和池铁城的瞄镜,逼退水母组的进攻,救下殷千粟和其它人。回到秦公馆的秦鹤年抗拒公安局对他的保护。脱险后的殷千粟几番致电秦鹤年,但秦鹤年却根本没有给予任何机会,殷千粟无计可施。

花和尚重伤,需要用消炎药,池铁城却禁止单棱给花和尚用组里剩下不多的消炎药,同时他猜到公安局必然会布控和严查松江所有药店,严厉禁止单棱出去购买消炎药,单棱看着花和尚,心有不忍。苏文谦受小镜子死亡的触动,带专案组众人到了钟楼广场,讲解了三年前钟楼广场那个未解之谜,即当年打中杨之亮的那一枪,是池铁城在广场灯柱上瞄准,他在远处教堂阁楼瞄准,用极端默契的配合开出了一枪,用子弹弹射拐弯杀死了杨之亮的同时,掩盖了真实弹道方向,让此案无从追溯。

苏文谦继续回忆,他和池铁城一直相伴十多年,直到三年前,池铁城欺骗苏文谦,导致苏文谦误杀杨之亮,苏文谦和池铁城绝交了。但苏文谦却没有用误杀为自己开脱,他一直憎恶自己,认为自己从心底里喜欢开枪,喜欢暴力,享受狙击带给自己的快感,他非常厌恶自己。在苏文谦的回忆里,杨之亮是他的救命恩人,是他唯一的朋友,杨之亮的死一直是苏文谦心里过不去的坎,他念及过去,情感汹涌,泪流满面。这一幕被追踪而来的池铁城看到,让他神色冰冷。

苏文谦也很硬:赌就赌,只要你杀人,我一定让你干不成!趁着击掌为誓,池铁城眼疾手快,把苏文谦铐在了老爹的轮椅上。他算好了,打开这把他改装过的锁,苏文谦至少需要三十秒钟,那时候他早已跑得无影无踪——松江是共产党的地盘,他不能给苏文谦跟踪自己的机会。等他离去,苏文谦才摊开掌心——里面是池铁城的一枚西装袖扣。

专案组当然不会真拿殷千粟来换欧阳湘灵,池铁城要的,是引出专案组,趁机打伏击,能就此消灭专案组的主力,即可为接下来的刺杀创造条件。即使消灭不了,以绑架案牵制住专案组主力,殷千粟缺乏保护,无法出门,也将无法去见秦老。而苏文谦是专案组的头号高手,只要苏文谦如约参加解救行动,就证明专案组真上了当。

曹必达带人飞奔而去。理查饭店,曹必达与蒋岚装成顾客,来订顶层的房间——顶层视野最开阔,也最避人耳目。值班的侍应全无生意人的热情,不仅声称顶层已被人包了,而且不肯离开柜台一步。他的左手一直放在柜台下,曹必达发现了,那里有暗藏的电铃按纽。他只能等待机会。

殷千粟和文市长向秦鹤年讲清楚第十兵团目前面临的困境,想要秦老出面主和,让第十兵团和平起义。秦鹤年陷入了犹豫当中。前线,关于到底救不救衡州,第十兵团谁也拿不定主意。包括司令官唐思远在内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廖杰——谁都知道,廖杰的第八军才是兵团真正的主力,他本人不仅是楚军将领无形的首领,也是第十兵团中唯一能震慑黄埔系的实力派。

这边,池铁城通过衡州内线,得到了这个消息,他明白,一旦中央答应唐思远的条件,送文件的殷千粟最快抵达衡州的办法,是去松浦机场坐飞机,而从殷公馆到机场,必须在松江码头坐船。池铁城做出行动安排——他要在殷千粟上飞机前,在松江码头结束这一切。钟表修理店,池铁城找到了老爹:他需要改装加长枪管,以提高射程,今天下午之前要完工,只有老爹有这份又快又好的手艺。

池铁城记起了他和紫舒的过往。十年前,他与苏文谦潜入松江,执行刺杀大汉奸白松奇和日军中将武藤雄一的任务。秦老17岁的独生女儿秦紫舒,成了可利用的工具,池铁城决定施展美男计。紫舒果然爱上了池铁城,且在行动前夜,紫舒把自己交给了他,一个念头蓦然闪过池铁城的脑海:秦雪难道是自己的孩子?震惊之下,以池铁城之精细,竟也触倒了相框。就在他担心惊动紫舒时,却传来了开门声——池铁城绝未想到,进门的竟是苏文谦!

“假的,都是假的!”紫舒却突然爆发!她赶走了苏文谦,关严了门,任苏文谦怎么敲门,就是不开。专案组的保卫工作会议上,苏文谦明显心不在焉。紫舒是知道了些什么吗?她为何突然情绪崩溃?约定时间,池铁城从老爹手中拿到了改装完工的枪管。他顺便拿走了紫舒放在老爹处修理的那块怀表。松江小学,方校长找到了紫舒:今天全市各单位组织的文艺汇演,带队的音乐老师突然因吃坏东西去医院了,只能麻烦紫舒临时顶一顶,带孩子去会场。紫舒与秦雪等其它参加演出的同学上了学校的校车。

护送殷千粟去码头的路上,欧阳湘灵都在关注着苏文谦——苏文谦的心事重重,明显写在脸上,就在他们经过的街道旁,段振鹏、冷樵化装成的“维修工人”正设起“下水道维修”的路障。打开井盖,一名工人带着“工具”,钻进下水道——他正是池铁城。从小吃摊回到家的秦鹤年,思虑再三,最终还是亲笔写下一首“相煎何太急”的诗文,准备送去码头——为了楚军将士的生命,他愿意努力一次。校车停下,司机李北筏拿出一件漂亮的公主裙给小雪穿上。裙子下,竟然藏了炸药!

医院,欧阳湘灵找到了正陪女儿治伤的秦紫舒。她开门见山,将苏文谦负案潜逃、已成重大嫌疑犯的消息抛给了紫舒。“不,不是他!真的不是他!”震惊之下,紫舒几近失控。欧阳湘灵继续追问,但紫舒又不肯说出更多消息,欧阳湘灵也没有办法。秦老送紫舒母女回家,一路上心花怒放,因为秦雪已经认了他这个外公。秦借机提出让紫舒母女搬回秦公馆,紫舒拒绝——她现在哪儿都不能去,必须呆在家里,因为苏文谦一定会来找她。

池铁城与苏文谦先后进了钟表修理店。苏文谦将印有老爹钟表店标记的改造枪管丢在老爹面前,质问老爹为什么要杀一个让全松江吃上饭的人。可他更没有想到的,是池铁城居然还在松江。对一个狙击手来说,每一秒钟都意味着生命。任务完成,立即撤离,也是池铁城铁打的信条。而现在,他竟没有在任务完成后的第一时间撤离。那只意味着一种可能——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池铁城坦然承认,是,他还有新阶段任务,现在苏文谦已经跟专案组翻脸了,可以跟他一起干了吧?

第十兵团,钱珏紧接着宣布了新的密令:升任第八军长官廖杰为第十兵团代司令长官,即刻率部解衡州之围!廖杰也明白了,这封密令恐怕也是早已签发的,如今他骑虎难下,只能要求,衡州解围之后,第十兵团即刻南撤。钱珏再度拿出一封密电——上峰早就考虑到一切,廖杰之要求,可。廖杰接受任命,下令部队即刻开拔,救援衡州!可即将破城之际,第十兵团突然参战——战局即刻发生了变化。待查明番号,知晓打前锋的正是第十兵团主力第八军后,司令员下令避其锋芒,暂时后撤,待主力集结再与之一战。

无数松江市民自发前来送葬。灵柩出发了,文市长带头,与李局长、曹必达等一起,就要为殷千粟抬起棺材。就在这时,秦老到了。所有人的目光中,秦老来到文市长身边,与他并肩一道,抬起了棺材。街道对面,同样的人群背后,池铁城盯着抬棺而行的秦老,目光森然。葬礼结束后,苏文谦和欧阳湘灵来到了杨之亮墓地。苏文谦来不及解释什么,只是请求欧阳湘灵想办法去紫舒家接出紫舒,然后去红玫瑰咖啡厅等候。

暗杀组,池铁城也在布置行动:秦老的习惯是每天下午四点左右,会去松江小学门口,原因是他的外孙女那个时候放学,就趁这个机会制造车祸。他安排好了所有人的分工,并任命单棱担任行动负责人。

经过调查,苏池二人却找到了突破口——日军正在通过秦老曾经的门生、大汉奸白松奇,拉拢秦老出来参加汪伪政府,如果用秦老愿意投降的名义,要求与武藤面谈,武藤必会答应。

紫舒继续回忆,她说,行动前夜,苏池二人决定抽签。紫舒称,池铁城在抽签过程中做了手脚,将赴死的位置推给了苏文谦。武藤被杀后,如预估情况,苏文谦陷入重重包围,最后,是老爹拼命搭建临时滑索,牺牲了自己才救出苏文谦。事后,苏文谦发现池铁城抽签做了手脚,于是和池铁城彻底决裂。听着紫舒的讲述,欧阳湘灵提出了质疑,她想让紫舒听一听另一个版本——其实抽签作假不是池铁城,而是苏文谦,是苏文谦自愿赴死,而第一时间回去救苏文谦的,是池铁城!

方晋甫以抄写作文为名留住了小雪和秦鹤年。欧阳湘灵赶往凯乐西点房,发现了池铁城的居住痕迹,并发现了池铁城一直在严密监视秦公馆。原来,池铁城的目标竟然是秦鹤年!公安局,曹必达发现通缉令没下,紫舒莫名丢了,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欧阳来了电话——水母组并没有撤离松江,下一个目标,是秦鹤年。曹必达立即率人赶往松江小学!

大世界,水母组和众特务寻找爷孙俩的踪迹。高塔上的李北筏找到了高空飞船上孩子的踪迹,很快就能发现的目标秦鹤年。可这时候,单棱下达命令了,立即停止行动。李北筏准备收枪,却被方晋甫一把拦住!方晋甫鼓吹李北筏要完成一个杀手的原则,要以任务为第一。李北筏陷入纠结当中

欧阳湘灵想起了之前苏文谦说的,四点后未回来,留在公安局的信。欧阳和曹必达拆开了信,第一封是苏文谦提前留下的告别信。第二封是留给紫舒的信,那是苏文谦在坦白这些年他隐瞒了的真相——当年,池铁城和紫舒的相遇莫不是巧合,而是预谋。而爸爸的信,同样也是谎言。钟表修理店,池铁城想要苏文谦告诉他爸爸的信里约定的是什么。苏文谦却反驳池铁城根本不配做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他质问池铁城知不知道紫舒的眼睛是怎么瞎的?

回忆往事结束,苏文谦提出,如果池铁城想要认回孩子,必须答应他三个条件:第一,放弃刺杀目标;第二,退出暗杀组;第三,带小雪紫舒离开松江,去香港或者美国。池铁城以为苏文谦在开玩笑,因为他怎么可能放弃自己最引以为傲的事业?苏文谦并不松口,表示池铁城要是不答应,便无法认回自己的女儿。他只给池铁城一个晚上的时间进行考虑。

钱珏劝诫廖杰不要幼稚,之前的电令并不算数。但廖杰坚持向国防部发电求证,廖杰失望了——国防部果然出尔反尔。廖杰只能下令,第十兵团留守衡州。钱珏打发怒火,发电质问保密局怎么办事,秦鹤年的劝降电报差点到了廖杰手上。保密局发电申饬水母组,池铁城无动于衷。钟表修理店,老爹和苏文谦谈心。

随后,池铁城在苏文谦昨天规定的最后时刻赶到了钟表店,他表示自己同意苏文谦的三个条件,他要为孩子放弃暗杀任务。他先是交出了跟随自己多年的狙击步枪,褪下了自己戴了多年的狙击比赛赢得的十字冠军戒指,然后痛哭流涕地细数自己这些年来的冰冷生活,坦诚是小雪这个女儿拯救了自己,让这颗杀手的心跟生活重新鲜活起来。同时他也承认,相比苏文谦,他不配当一个父亲,他决定离开,将孩子和紫舒交付给苏文谦。

池铁城说出了父女相认的承诺,还送出了礼物,可是小雪始终叫不出“爸爸”。池铁城耐心用尽,不甚高兴。小雪情急之下说出来,她要是叫了池铁城爸爸,那苏文谦怎么办?苏文谦心下愈加不舍,但为了小雪一家团圆,他只能忍痛推开小雪。小雪只能认了池铁城做爸爸。衡州,钱珏给廖杰献计,拟了稿子让廖杰发表全军广播以鼓舞士气,和共军奋战到底。廖杰以为钱珏疯了,几十万共军围城,怎么打?钱珏却出示了一个秘密武器,一封上峰的手令。廖杰一看手令内容,顿时万分震惊!

苏文谦强忍不舍,提出让紫舒和小雪尽快跟着池铁城离开松江,并表示他们一家团圆了,自己的任务就完成了,之后有缘再见。紫舒和小雪流露出强烈的不舍,苏文谦再也忍不住,躲出门去,在角落里吃着小雪送的巧克力,泪流满面。崩溃的苏文谦突然发现了门外的异常——对面有类似瞄镜造成的光斑闪过。苏文谦示警,和池铁城配合,揪住了对面的杀手——竟然是段振鹏!

秦老被廖杰所气,无法和紫舒继续坦然商讨今夜离开松江去香港之事,父女两再度发生矛盾,紫舒带着孩子独自离开。专案组得知紫舒母女竟然是要去香港,立即派人护送紫舒母女前往码头。紫舒母女好不容易争取了一线机会,假借上厕所见到了苏文谦,苏文谦决定自己亲自去劝解秦老离开。苏文谦向秦老说明了当年紫舒失明的真相,她是为了秦老的安全自己才去见白松奇和武藤的。

维多利亚号已经靠港,专案组申请码头驻军配合,对维多利亚号登船清查。一切正常,专案组保护着秦鹤年、紫舒母女上了船。紫舒母女和船下隐藏在人群中的苏文谦遥遥相望,彼此的心中全是不舍加难过。邮轮鸣笛,即将开动。苏文谦黯然离开,却在码头外遇见了急速奔来的欧阳湘灵。欧阳湘灵大喊池铁城打算劫船,要将秦老劫去台湾!苏文谦醒悟过来他上当了,急速回奔,提醒曹必达!半秒之内,船上船下的双方突然交火!

松江方面立即通知前线保护专列,而钱珏赶到军法处发现庄廷凤不见踪影后,明白廖杰的特使必然是庄廷凤,他立即赶往火车站,希望截停火车,拦下庄廷凤!松江方面,方晋甫及时掐断了所有上下线,自以为可以松一口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他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人——航运公司的郑经理!因为郑经理不在名单上,所以他根本没有通知郑经理的上线——松江书店的钱老板。然而钱老板的电话根本打不通,方晋甫只能自己跑过去通知。

临离去之前,方晋甫鼓吹李北筏,利用李北筏对池铁城信仰的动摇,摆出小雪是池铁城女儿的事实,告诉李北筏,池铁城这段时间的失误,就是为了私情,他早就违背了一个杀手任务第一的准则。李北筏心内动摇。深夜,众人休息,却传来李局长和苏文谦激烈的争吵声。苏文谦执意不悔改,李局长决定将苏文谦转交司法机关进行审判,明日便转交暂时代行羁押的松江监狱。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得探望苏文谦。

能配合池铁城的,只有苏文谦。池铁城让徒弟们和方晋甫必须找到苏文谦的下落。秦老通过文市长,为紫舒母女争取到了探监的机会,可是临到关头,欧阳湘灵却拒绝同紫舒母女去探监,她害怕了。方晋甫想办法,打听到苏文谦已经被转押至松江监狱,而且紫舒母女要去探监的消息。

苏文谦不从,池铁城却扬言带他看一个人,再做决定。苏文谦万万没想到,池铁城带他看的那个人,是欧阳湘灵!为了保全欧阳湘灵,苏文谦不得已答应配合池铁城。欧阳湘灵伤心欲绝——她不愿意看到苏文谦重新成为一名手沾鲜血的杀手!欧阳湘灵甚至借口让苏文谦给他刻像而夺取刻刀准备自杀,她不能用别人的生命要换取自己活下去的机会,她也不能毁了苏文谦!苏文谦夺刀,欧阳湘灵绝望。

在老爹的改枪过程中,虽然池铁城多番监视,但苏文谦仍然找到了机会,向老爹敲击电码求助——他想要老爹帮他阻止池铁城杀害身系几十万将士甚至几百万民众生命的特使。老爹没有回应,苏文谦失去了信心。离去之前,老爹叫住两人,让他们答应,就算日后再怎么反目,都不要亲手送对方上绝路。

面对着欧阳湘灵,苏文谦用敲击电码的方式,告知了一切真相——这一切都是他和李局长一早计划好,因为他们并不知道特使的身份,而水母组通过衡州的内奸,知晓特使身份,特使一下车,便会陷入水母组的暗杀危险当中。为了保护特使,苏文谦只能伪装和专案组生了嫌隙,而且造了一个池铁城必须他配合才能完成刺杀的局。苏文谦的计划就是深入虎穴,引导池铁城进行“特使刺杀计划”,实际上是为了将水母组和整个松江站一网打尽。

欧阳湘灵和紫舒在方晋甫和李北筏的安排下相遇了。欧阳湘灵原本打算立即将水母组行动计划更改的消息告知紫舒,让紫舒赶紧通知专案组,可在最后关头,却凭借多年的情报工作经验发现了端倪——这一切都是骗局!欧阳湘灵告诉紫舒如何自保,如何将计就计拿下背后设局的人后,又被特务抓走。面对着一切考验,紫舒镇定自若,方晋甫和李北筏的考验计划完全失败!池铁城彻底对李北筏失望,将其逐出师门,李北筏陷入暴怒。

李北筏印证了一切果然是苏文谦的阴谋,他愤怒,不甘,他不能忍受因为池铁城对苏文谦的信任而导致了任务的失败,他不仅拒绝营救池铁城,甚至还对池铁城开枪。单棱替池铁城挡下了李北筏这一枪!这一仗,水母组损失惨重,池铁城中枪逃走,单棱重伤被捕,李北筏叛出水母组; 苏文谦为追击池铁城,独身来到老爹的钟表修理铺——他却扑了个空,池铁城并未来此。听说池铁城受了伤,老爹不禁担心:他已经输得这么惨,你还非得赶尽杀绝吗?苏文谦告诉老爹,池铁城必须归案。

秦公馆被中共重兵保护,庄廷凤怀疑秦老已经被控制,出于一名老军机的谨慎,他打算从长计议。欧阳湘灵在秦家临时换上了秦紫舒的衣服。紫舒跟欧阳湘灵谈起了苏文谦,她向欧阳湘灵坦承:她确实发现了,过去对池铁城的迷恋只是她人为的幻想,她现在会从幻梦中清醒过来。她感谢苏文谦对她和孩子的照顾,但她和苏文谦之间,是亲人之间的感情,只是亲人。她感觉到,只有欧阳湘灵才是苏文谦心中真正的那个人。她劝阳湘灵忘记过去,珍惜和拥抱美好的现实与未来。而苏文谦就是那个美好。

今日是杨之亮的祭日,李局长、欧阳湘灵和苏文谦准备去扫墓祭拜。同时,在专案组成员的陪同下,紫舒领着小雪回去搬家。回来搬家的秦雪刚打开衣柜就呆住了——衣柜里藏着浑身是血的池铁城!池铁城用烧红的火钳给伤口消了毒,肉体的痛苦对他仿佛已不存在——他心中的痛与恨,早已盖过了肉体!池铁城在秦雪的胸前发现了秦老那枚楚军军徽!举枪对准了紫舒,池铁城逼着秦雪说了实话:秦老要去殷家见特使。反抗中,紫舒的头重重撞在钢琴一角,晕倒在地

紫舒母女没有归家,派出去保护的人员被杀;秦鹤年经伪装后独身出门,不知去向;苏文谦也迟迟不见踪影!专案组立即展开寻找,欧阳湘灵想到了老爹的钟表店,立即赶去,发现濒死的老爹,老爹说出了一切真相。街口电话亭,欧阳湘灵拨通了专案组的电话:秦老有危险,马上来教堂!但时间来不及了,专案组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及时赶到了。现在,只有她在。欧阳湘灵就在这一刹那拿定了主意。欧阳湘灵车里换上了杨之亮之前穿着牺牲的,秦老的一身长衫,戴上了礼帽遮挡住长发。

廖杰认为庄廷凤的电台已落入共产党手中,不再回复庄廷凤发出的任何解释电讯。为了让廖杰了解真相,文市长决定,通过电台向全国公布秦老活着的消息,以阻止衡州炸堤悲剧的发生。廖杰听到新闻后,虽认为此说不可信,但他确实心中有所怀疑。于是,他提出要亲耳听到秦鹤年的声音。松江决定护送秦老去电台进行广播讲话。

眼见我方不敌,秦老危险,关键时刻,苏文谦带领专案组其它成员赶来。最终,单棱和李北筏均被击毙。衡州,钱珏带领着自己的亲信部队杀向了衡江大堤。驻守大堤的廖杰亲信何振邦和钱珏带去的部队紧张对峙,情势一触即发。廖杰及时赶到,阻止了两边部队的火并,并坚持等到6点。6点,如果没能听到老帅的声音,他一定会执行炸堤。

版权声明

1、本文数据瞄准来源于网络,如失效,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处理。
2、本站仅提供信息展示平台,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3、本文地址 https://www.mgtpurify.com/neidi/5757.html,复制请保留版权链接。

排行榜